首页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技术支持

2021年EyeLink眼动仪最新文献(中国学者发表)

来源:心拓视点 编辑:心拓视点 发布时间:2021-04-10

截至今日,2021年使用EyeLink眼动仪中国学者已发表的文章(部分),涉及多个领域以及使用多种技术手段。

关键词:EyeLink眼动仪、汉语格式阅读、TDCS/TMS、点探测、焦虑症、维吾尔族的眼动加工机制


1. The Trade-Off Between Format Familiarity and Word-Segmentation Facilitation in Chinese Reading

汉语阅读中格式熟悉与分词促进的权衡

作者:Mingjing Chen and Xuejun Bai(白学军)

单位:天津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期刊:Frontiers in psychology

时间:2021.1.28

摘要:

在字母书写系统(比如英语)中,词与词之间的空格标志着词的边界,在视觉层面的处理过程中,阅读的基本单位是有区别的。视觉层次的词边界信息有助于阅读。汉语是一种表意语言,其文本中没有内在的词际空间作为词界的标记。以往的研究表明,汉语阅读的基本加工单位也是一个词。然而,关于中文文本中词与词之间的空格是否能提高阅读成绩的研究结果并不一致。研究人员提出,可能有一个权衡的格式熟悉和促进作用之间的词间空间。为了验证这一点,本研究在实验一和实验二中通过从右向左反转汉语阅读方向来操纵语言熟悉程度,探讨这一问题。实验一的目的是考察词间空间是否促进汉语阅读中不熟悉的格式。实验一采用四种格式条件,对40名中国本土大学生从右向左阅读汉语句子进行了实验研究。结果表明,字间隔格式的阅读速度更快,总阅读时间更短。基于这一发现,实验二考察了在提高对文本格式的熟悉程度后,词际空间的促进作用是否会减弱或消失,本实验对40名没有参加实验一的中国本土大学生进行了为期10天的阅读训练,在4种格式条件下从右向左阅读汉语句子。词间距格式和非词间距格式的总阅读时间和阅读速度没有显著差异,说明词间距格式在汉语阅读中的促进作用变化较小。两个实验的综合结果表明,在熟悉格式和促进分词之间确实存在一个平衡,这支持了以前研究的假设。

实验设计与材料

实验设计为单因素(分词)被试内设计,包括四个条件:

(1)不间隔格式: 汉语默认格式,句子中没有空格; 

(2)字间隔格式: 句子中相邻字符之间的空格; 

(3)字间隔格式: 句子中字之间的空格;

(4)非字间隔格式: 句子之间随机插入空格,将相邻字变为非字。


1.png

实验仪器:

实验使用 EyeLink 1000记录了右眼的运动,采样率为1000赫兹,准确率为0.5 ° 视角。我们将19英寸的戴尔显示器上显示的刺激信号的分辨率调整为1024 × 768。在实验中,参与者与屏幕保持70厘米的距离。这些字符的大小为25 × 25像素,视角为0.80 ° ,并以宋字体的句子显示。

实验结果(部分):

1-R.png

参考文献:

Chen, Mingjing, Yongsheng Wang, Bingjie Zhao, Xin Li, and Xuejun Bai 2021The Trade-Off Between Format Familiarity and Word-Segmentation Facilitation in Chinese Reading.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2. Frontiers Media SA. http://dx.doi.org/10.3389/fpsyg.2021.602931.


2.The role of frontal pursuit area in interaction between smooth pursuit eye movements and attention: A TMS study 

前额追踪区在平滑追踪眼动与注意相互中的作用: TMS研究

作者:Zhenlan Jin and Ling Li

单位:电子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

期刊:Journal of Vision

时间:2021年3月

摘要:

注意和平滑追踪眼球运动之间的紧密耦合关系已经被广泛确立,额前区是注意和眼球运动的关键区域。前额追踪区(FPA)是 FEF 的一个子区域,是追踪的神经回路的一部分,在这里,我们直接检查了 FPA 在追踪和注意之间的相互中的作用。为此,我们采用了一种双任务模式,将一个需要注意力的任务整合到追踪目标中,然后使用TMS刺激中断 FPA。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进行一个包含字母的运动圆圈,这个圆圈每100毫秒变换一次,并报告在试验中是否出现“ h”(低注意力负荷)或“ h”、“ s”或“ l”(高注意力负荷)。正如预期的那样,增加注意力负荷会降低字母检测的准确性。任务之间的注意力分配有控制权。

实验仪器:

使用PsychToolbox-3并以60hz 的刷新率显示在1024 × 768像素的显示器上。眼球的水平和垂直运动都是由 EyeLink 1000系统(SR Research)以2000Hz的采样率记录的,并结合TMS刺激仪进行实验。

实验结果(部分):2-1.png

2-R.png

                                                  眼球速度增加与前后测TMS随时间变化的关系

参考文献:

Zhenlan Jin, Ruie Gou, Junjun Zhang, Ling Li; The role of frontal pursuit area in interaction between smooth pursuit eye movements and attention: A TMS study. Journal of Vision 2021;21(3):11. doi: https://doi.org/10.1167/jov.21.3.11.


3. Offline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improves the ability to perceive crowded targets 

离线经颅直流电刺激提高了对密集目标的感知能力

作者:Guanpeng Chen and Fang Fang(方方)

单位: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和行为与心理健康北京重点实验室

期刊:Journal of Vision

时间:2021.3

摘要:

邻近侧翼对外围目标识别的有害影响称为视觉拥挤。研究视觉拥挤可以提高我们对视觉意识和物体识别机制的认识。缓解视觉拥挤是改善外围视觉的主要途径之一。本研究旨在探讨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在不同视觉偏向和不同视觉任务下是否能缓解视觉拥挤。在目前的单盲假对照研究中,受试者被要求在视觉刺激对侧大脑半球视觉皮层或同侧大脑半球视觉皮层施加20min 的2mA穴位经颅电刺激前后,执行一个方向辨别任务或一个字母识别任务。对侧经颅直流电刺激显著减轻了两种不同偏心状态下的方向拥挤效应和字母拥挤效应。这种缓解在假刺激或同侧刺激后不存在,并且不能完全用孤立目标的性能改善来解释。这些发现表明,离线经颅直流电刺激能有效缓解不同视觉特性和任务之间的视觉拥挤,因此为在拥挤的场景中快速提高空间视觉提供了一种有希望的方法。



实验仪器:

观看距离为70厘米,使用头部和下巴支架来稳定受试者的头部位置。受试者被要求保持对显示器中心的黑点的注视,在实验期间,通过EyeLink 1000 Plus眼动仪进行监视采集眼动数据。被试在各种实验和刺激条件下都能很好地保持他们的注视。

3-1.png

参考文献:

Guanpeng Chen, Ziyun Zhu, Qing He, Fang Fang; Offline transcranial direct current stimulation improves the ability to perceive crowded targets. Journal of Vision 2021;21(2):1. doi: https://doi.org/10.1167/jov.21.2.1.


4.Using eye movements in the dot-probe paradigm to investigate attention bias in illness anxiety disorder

应用点探测范式的眼动研究疾病焦虑障碍的注意偏向

作者:Yan-Bo Zhang and Zhan-Jiang Li

单位: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与国家精神障碍临床研究中心

期刊:World J Psychiatry.

时间:2021.3.19

摘要:

背景

疾病焦虑症(Illness anxiety disorder,IAD)是一种常见的、令人痛苦的、使人衰弱的疾病,其主要特征是持续确信患有一种或多种严重或进行性躯体疾病的可能性。由于眼球运动是由视觉空间注意引导的,所以眼球追踪技术是一种相对直接、连续的注意方向和速度的测量方法。研究人员试图通过点探测范式中的眼动追踪来识别选择性视觉注意偏差,因为点探测范式可以更清楚地区分这些注意偏差。
目标
目的: 探讨网络成瘾与疾病相关信息偏倚处理的关系。

方法

研究人员使用病例对照研究设计来记录网络成瘾者和健康对照者的眼球运动,同时参与者观看一组来自4个类别的图片(与疾病相关的、社会威胁的、积极的和中性的图片)。初始定向偏差是从注视的初始位置评估的,注意保持的偏差是从注视的持续时间来评估的,最初注视的是每个图像类别的图片。
实验仪器:眼动数据记录通过SR Research EyeLink 1000 设备 (sr research, Canada; https://www.sr-research.com/). 并使用EB实验软件进行。眼动跟踪采样率为1000赫兹,空间精度大于0.5 ° ,瞳孔跟踪模式的分辨率为0.01 ° 

4-1.png

结果

网络成瘾组的拥有属性在对疾病相关的图片进行初始定向时存在回避偏向。网络成瘾在早期存在注意偏向,总体上存在注意回避现象。此外,本研究还发现有明显焦虑症状的患者在注意加工的后期表现出注意偏向。


参考文献:

Zhang, Y. B., Wang, P. C., Ma, Y., Yang, X. Y., Meng, F. Q., Broadley, S. A., Sun, J., & Li, Z. J. (2021). Using eye movements in the dot-probe paradigm to investigate attention bias in illness anxiety disorder. World journal of psychiatry11(3), 73–86. https://doi.org/10.5498/wjp.v11.i3.73